不快乐时,感受黑夜里的呼吸

不快乐时,感受黑夜里的呼吸

文/Anine

“亲爱的,我今天觉得自己好棒哦,我居然能够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去觉知去感受这一切了……”电话那头的小米深夜了还在为自己深情点赞。小米是我工作之后认识的,她是一典型的二逼文艺青年,虽然没生人,却时时质疑人生。经常半夜要用微信把我叫醒,邀我一起探索有关人生的种种内涵话题。我不能用更多的语句来形容她了,总之她最大的特征就是“不快乐”。“仿佛时时要被一种莫名的虚空感恶狠狠的吞噬”(她自己的原话),在她不快乐的时候她喜欢疯狂逛街shopping,吃东西,似乎只有如此,她的不快乐才算有了个完整的结局,得以善终。并且这样的行为模式日复一日的上演,直到她发现连shopping都无法安置自己的不快乐......

上述的故事肯定不是仅发生在小米身上的故事,是大都市人每天都在上演的生活。喜乐哀愁的情绪是人类最基本的情绪,但是由于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,我们只能享受“喜乐”。每当出现种种“不快乐”之时,我们无法好好安置自己,只有将自己置身于人群,臣服于物欲来释放这不快乐。换句话说:“我们还没来得及读懂这不快乐,就已经在努力驱逐它了”不得不说,这算是对生命的一大浪费。

武志红在《感谢自己的不完美》中说到:“每种痛苦都有其存在的意义,他们或是潜意识的呼喊,或是内心能量的释放,只有读懂这痛苦,你才能真正挖掘更多有关自己的真相。”尽管如此,还是有那么多人在浪费自己的“不快乐”。我想,这是人类在进化过程中存留在脑中的集体潜意识决定的吧。在几百万年的进化机制中,我们大脑中有关“利害”的神经回路在生存斗争中一步步被强化,我们的分别心也在一步步加重,就像韩寒在电影里所说:“小孩才看对错,大人只分利弊”事实上,无论是利弊对错都是人类残留在脑中的潜意识,大人小孩的本质是一样的。都在无止境的区分,就像我们在区分喜悦和痛苦一样。可是,难道我们不应该追求幸福吗?

据美国盖洛普公司的报告,美国人的幸福指数已经达到了近四年来的最高纪录。在报告中,盖洛普公司提到现在有近60%的美国人感到幸福,对此犹太精神病学专家和神经学专家维克多·弗兰克却说,对幸福的过度追求,反而阻挠了幸福的降临。“真正幸福感比较强的人更注重追求生命的意义,尽管遭受痛苦会与你追求幸福的初衷相违背,但是如果生命有着它的意义,那么所经历的痛苦也一定是有意义的”。弗兰克在他的书中如此写到。显然,若是能公平的对待喜悦与痛苦,我们或许能挖掘更多有关生命的真相。拥抱生命的意义,离幸福更近。

“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,我就在黑夜里沉浸,感受黑夜里急促的呼吸,慌乱的脚步,抱着一份黑夜的觉知,等待黎明的来临,直到发现黑夜中也有最亮的星”这是我最后回小米的微信。

(原文标题《觉察黑夜》)